关于我

一只HARE。

 
 

春日的书

纳兰妙殊:

散文


《小于一》[美]约瑟夫·布罗茨基, 黄灿然译


前几天读到黄谈翻译的文章,非常好。比如这个观点:“主张意译出美文的人,他们的汉语往往都比较差。而汉语写得比较好的,一般都主张直译。那些一味主张写美文的人,汉语其实都不怎样。因为他们为美而美,写出来的美文,虽有一定之规,但往往没有弹性、特别死板。那些要把汉语弄得怎样美的,多半是二三流的文字工作者。”


——最好的文字,标准不是“美”,而是“准确”。


(所以坊间流传的、把Adele的《Someone Like You》的歌词翻译成什么“已闻君,诸事安康。遇佳人,不久婚嫁。已闻君,得偿所想。料得是,卿识君望……” 简直恶俗不堪,“七窍通了六窍”,也只合赢得外行胡乱喝彩罢了。)




《奥克诺斯》[西班牙] 路易斯·塞尔努达


薄薄一本,字大行稀,大概只有五六万字——虽然版权页说是十万字。版权页的花样瞒不了人。


但文字轻盈,有颀长清秀少年人之美,因此还是……值得的。译笔也不卖俏,还好。


译者汪天艾是业界重点关注的未来之星,年少名高,好生羡慕。




世界最险恶之旅》[美]埃普斯勒·薛瑞-格拉德


作者是斯科特南极探险队中的成员。所以虽然文采修辞并不出色,但详实朴素的记载已经足够了。他详细描述了转年春天他们搜寻到斯科特等人的帐篷、那些遗体和遗物的情景。


比起来,茨威格写斯科特的文字就……显得略轻飘了。




小说


《激情》、《给樱桃以性别》[英]珍妮特·温特森


在国家图书馆翻了一会儿,决定还是回家买下来。此人在国内地位略虚高,这点得佩服新星出版社的炒作能力。




《狂野之夜!》[美]乔伊斯·卡罗尔·欧茨


非常好的短篇集。是非常“小说”的小说。我愿用半根手指去换取写得这么好的能力。哦,还是算了,手指还是重要些。




《星期六》[英]伊恩·麦克尤恩


此人太红,一直有抵触情绪。




《永生之书》[瑞典]加比·格莱希曼


作者的处女作。结构和节奏的控制确实不够娴熟。但…还是好看的。还没看完,据说后半截就混乱起来了……




《约翰尼·派尼克与梦经》[美]西尔维娅·普拉斯, 孙仲旭译


孙生前大概是揽下了近期这一批普利策获奖者的翻译任务。相当“美国”的小说。装帧和内文设计都很棒,可惜作者的亲笔画都印糊了。




《兄弟连》[美]斯蒂芬·安布罗斯


这是阿B安利的书。译林的纪念版,纯绿色封面非常美,内页有老照片和作战示意图。还没看完。




《雨必将落下》[英]米歇尔·法柏


没有想象中好。故事三星,句子四星。




诗集


以前实在很少读西洋现代诗,也从来不尝试写,这次为了“史蒂文罗杰斯情诗选”,算是打开新领域,很快活。


《外国诗选65家》[美]威廉·福克纳等, 李文俊译


有些诗很好。有些译笔过于拗向中文甚至古文习惯,这不太好。




《法国现代诗抄》徐知免译


近期读的诗集里,选诗和译文都上佳的一本。




以及为了给队长写情诗,精读/略读的一些诗集:


《海涅诗集》《叶赛宁诗选》《席勒诗集》


只是读,没有愉悦感。技巧什么的么,类似当代人看欧亨利小说的感觉。


《特朗斯特罗姆诗歌全集》


译文极好,因为译者李笠也是诗人。看骨子里没有诗的人去翻译诗,他自己难受,读者难受,那诗都难受起来了。


《里尔克诗选》


北岛说此爷一辈子就《秋日》一首写得好。诗人生前身后名,确实往往只靠那一首、甚至一句(“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”哈哈哈哈)。这算是幸还是不幸呢?


《弗罗斯特诗集》(私人无感)


《伊丽莎白·毕肖普诗集》(私人无感)


《茨维塔耶娃文集·诗歌》(在她的名声之上附加的东西太多)


《博尔赫斯诗选》


说实在的,小说人格和诗歌人格泾渭分明,很少有人能将之统一。小说家写诗难免失之“稠密”。


《草叶集》


偶有佳篇(对我来说)。啊啊嗯嗯的太多。阿B说,骗稿费这种事就不要拆穿…


《北欧现代诗选》《时间的玫瑰》


北岛译/作。老早就买了,这时候才有动力看完。


《萨拉蒙诗选》


非常喜欢这一本。读了好几遍。


《狄兰·托马斯诗选》


那晚搬了十几本诗集在图书馆狂翻,发现这一本很对胃口,翻到封面一看,唷,是他。




《奥克诺斯》的前言是范晔写的。说,偶然读到一位书评人的话:读书的好处是让我们落后于时代。读书或许能使我们成为不合时宜的人,并与其他时空中的不合时宜者相遇。


此时,想起“不合时宜”的美国队长。





评论
热度(215)
  1. 六书恍惚中纳兰妙殊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六书恍惚中 | Powered by LOFTER